• 现在是:
    •   东营基督教会网站欢迎您的到来。  东营基督教会位于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神学园地

试论中国基督神学思想建设的意义及其路向

时间:2012-11-01 19:45:47  来源:全国两会  作者/供稿:单渭祥  阅读:

一、意义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1.历史的现实让大家都承认宗教具有长期性。的确,较之于任何一个哲学流派,宗教更具有持久的生命力。基督教可以说是适应性最强的宗教,已经历时两千年,仍保持其旺盛的生命力。所以能有如此发展,其原因除了信仰的超然性等因素外,也与宗教自身的灵活性、适应性有关。着力于神学思考是自路德、加尔文以来基督教新教赖以生存和发展并使其永葆青春的生命泉源,能以适应任何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内因,也就是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始终会随着时代和地域的变化而自觉地调整,并能思考和解释现实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困惑,也能从深层次上解决基督教本色化和处境化问题,使其在不同时代、不同文化背景下能与当时当地的文化、历史、民族融为一体。故此,神学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理论体系。在整个神学史上还没有一个所谓“标准的神学”可以在任何条件下都同样有效地指导教会的建设和信徒的灵性实践。教会所处的周围环境变化了,神学也要相应地作出调整。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2.在殖民主义和差会支撑时期,中国教会在十九世纪只是西方各国差会“传教地图上的一个点”,她没有自我,自然也就谈不上有独立思考神学问题的能力了。当西方神学伴随西方列强的殖民主义进入到东方国家时,便以西方列强固有的优越感(如“欧洲中心主义”) 和姿态,将它在意识形态上的(包括神学上的)优越感凌驾于东方国家之上。  “他们的‘墙院意识’往往把中国基督徒从社会中分离出去,而不是叫他们融合到社会中去”。他们强调信与不信对立、否定现世、轻视中国文化。同时,由于来华的传教士大部分属于布道者,他们为了早见福音传播之果效,迎合中国人的信仰习惯,强调救赎和恩典,而不重视神学的教导和栽培,使中国基督徒不习惯于神学思辩。有的中国传道人也就习惯于鹦鹉学舌,形成了不作任何神学反思的思维定式,甚至于把某些教条当成永恒不变的真理。1948年吴耀宗先生就指出:  “中国基督教的信仰与思想,几乎就是美国基督教的翻版。”它是“逃避现实的、个人主义的、奋兴式的宗教”。所以,吴先生当时就振臂一呼:中国教会“要自己发掘耶稣福音宝藏,摆脱西方神学羁绊,创造中国信徒自己的神学系统。”而吴先生当时所呼唤的正是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建设。美国福勒神学院院长毛瑞琪(Mouw)博士也说:  “当今天重新审视我们前辈们所传的信仰内容,我们发现有许多地方是不能完全赞成的,也许这些传教士们的思想,在美国早就不那么流行了,但我惊奇地发现,这些不那么流行的思想,竟然完整地保存在中国的一些教会之中。”诸如以信废行、鄙视人性为绝对邪恶、以及对历史的绝望、宣扬末日已经来临等等神学观点,因而也就必然与后来取得人民革命胜利的新社会显得格格不入。深受西方传教士讲章和灵修著述影响的中国信徒,尽管解放后政治上同帝国主义割断了关系,但在神学层面上从未深刻地反省自己的宣教理念。这也正是引发五十年代中国教会一场群众性神学再思之不可避免的深层原因。包括对革命者与新社会在内的人性与世界的肯定,包括对社会变革在内的上帝以其大能介入历史、救拯苍生的讴歌,包括对献身于社会建设的基督徒“以行体信”的鼓励,成了五十年代中国教会神学理论的主旋律。这早在四十年代即为吴耀宗先生等所探求的中国神学之路,既是出自基督教教义的“法度”,又具有与新社会相适应的“新意”。这一中国神学之路,却又迥异于西方政治神学,它不含西方民主色彩,却渊源于中国文化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之对历史与社会的道德良心。然而,历史的曲折不能不带来神学思考的曲折,和整个民族一道,当中国教会经受了十年浩劫熬炼之时,已成一定气候的“神学群众运动”也就不得不中断。对中国教会及其神学思想建设而言,这是一件太令人遗憾的事。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文革”后的二十年,由于忙于建堂,帮助恢复落实教产,而且十分有限的教牧力量要应付与日俱增的信徒之牧养。客观上没有更多的力量来认真地把五十年代已经讨论过的神学问题予以继续深化、提高和普及。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神学思考的目的在于澄清信仰,即在于昭明与上帝、与人及与世界的真正关系。中国人一向就以精华与糟粕作为取舍精神文化产品的标准。从某种角度说,神学思想建设就是一项审视和判别各种神学思想的艰苦劳动。既然是神学思想“建设”,它不可能不具有一些导向性和建设性的东西。那就是神学思考必须“始终和时代对话,始终同时代一起前进。”调整和淡化一些与现实处境“格格不入”又落后于时代的神学观念,挖掘和高扬既符合基本信仰和圣经教导又能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神学思想。赵紫宸先生曾说过:  “基督教本身就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可以合任何国家的国性。基督是生命的第一块奠基石,用以奠基,无不合适”,  “基督教无不适,所不适者非基督教,乃基督教的糠秕糟粕,乃基督教的附赘悬疣,如陈旧的神学与宗派。得其精华则适,弃其精华则不适。”建设中国特色的神学是所有中国基督徒的共同事业,不存在褒此贬彼之成见。不管是玫瑰花还是紫罗兰,只要让人赏心悦目,并不要求它发出同一种芳香。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3.正当中国教会中不少教牧同工津津乐道于教会人数加增,教堂满座的兴旺景象之时,以丁光训主教为代表的一些具有忧患意识的教会领袖们则看到了中国教会所潜在的危机。而更为令人不得不担心的是农村教会中信徒信仰素质普遍不高,迷信化、功利化趋向严重。一些既不合常识又没有教义根据的歪理邪说不胫而走,异端邪说此起彼伏。什么“被立王”、  “门徒会”、  “三班仆人”、  “东方闪电”等等,严重损害了基督教的良好形象,也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由于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多在文化层次较低的民间,而汉民族的宗教观念长期停留在信鬼神、敬祖先等较原始的阶段,迷信和命运思想非常普遍,中国民间基督教包含着大量封建迷信内容。”一些为迎合“吃饼得饱”者而宣讲的信息,常常充斥着医病赶鬼、免祸消灾、保佑发财等内容,即便能够让那些生活在社会边缘的弱势群体得到某种心理慰藉,但无法真正让社会中上层尤其是知识分子得到使他们再也不想离开的“永生之道”!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艾伯林说:“神学是对宣道的操心。”教会中若有人把福音传歪了,神学就有责任加以批评。讲道是神学的“载体”,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正是对中国教会“自传”工作的“操心”!用正确的神学对基本信仰与教义进行规范与匡正,这对占80%左右的农村信徒尤为紧迫。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4.作为生存于社会主义国家里的宗教,目前中国基督教的社会功能运作空间最有效最明显的也可能就在伦理道德层面上。正当基督教可以在一个十分良好的氛围里用好行为来见证基督生命之时,丁主教发现,在中国教会内部仍存有那么一股“因信废行”的神学思想:“我们中国基督教至今仍有人为了突出信与不信的矛盾,竟然否定道德的价值……把救恩与道德说成对立的两件事。他们以高举救恩为藉口,不惜把道德说成无关紧要”(《丁光训文集》,下简称《文集》第363页)。而且他还指出:“中国大面积的基督教只讲个人得救,对世界没有道德信息”,这样的基督教被他称之为“瘸腿的基督教”  (《文集》第279页)。他认为:“扩大信徒关怀的范围,指导信徒从信仰出发,考虑一些超越个人祸福的伦理道德问题,这是提高我国基督教会素质之道”(《文集》第278页)。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神学是信仰经验的提炼,反过来又指导教会实践。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也是为了要在中国社会提供基督教独特的道德信息,  “扩大信徒关怀的范围”,引导信徒“以行体信”,在自己的信仰实践中为主作出美好的见证。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5.神学是教会在思考,之所以大家喜欢这个定义,因为它充满着一种动感。按理说,有了教会必有其神学,解放后五十年中国教会应该有自己的神学见解,然而,似乎国内外都有这样一个评价,中国教会没有自己的神学,至少没有自己比较系统化的神学理论。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其实,应该说并不是中国教会一点没有神学,更不是中国教会没有神学素材和信仰经验可以提炼,而是因为中国教会少有“思考”。在中国教会史上不是没有人思考过,但问题是近二十年中国教会“在思考”的人不算太多。理性是神给人的礼物,它是神学思考的工具,没有理性思考就不可能产生神学思想。建立在信仰基础之上的神学思考,表明了信仰不是盲从,信仰需要用理性作“慎思明辨”。  “任何一个成长了的教会,必须有她自己的神学,正如一个成长了的人有他自觉的、统一的思想一样。”一个不善于思考的教会必然是不够成熟的。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其次,中国传统思维模式影响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考的进度与走势。a、中国文人喜欢把不同种类、不同性质的事物组合起来进行思考,重视从总体上把握对象。所谓“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说的正是要从大处着眼,统观整体,而不容以偏概全。谢扶雅先生在《信心与理性在宗教中的功用》一文中说:  “大体而言,中国民族性是爱好综合,而非分析的。”即中国传统思维在神学思考上表现为综合有之,但分析不足。b、中国神学思考注重信仰实践,对理论重视明显不够。谢扶雅认为西方人是“知”的民族,而中国人是“行”的民族。提倡“践履”、  “笃行”。李慎之也说,真正的中国学问不是记诵之学,而是践履之学。  “重术轻学”的传统由此而来。在中国教会的“自传”研究中,每每有人讨论“怎样传”  (才能吸引更多人),却并不深究“传什么”  (就是按正意分解真理)。这种思维模式影响在神学思考上就是虽然重视信仰和教牧之实践,但神学理论上的建设则就难免被轻视了。c、中国传统思维的直观(直觉)性特点,决定它在理性思辨上显得不够严谨,这个特点明显影响中国一些传道人的神学思考。如反映在解经上,那就是中国有不少信徒喜欢寓意解经法。有时几乎牵强附会,但有人仍乐此不疲。自然每每此种解经随意性极大,经不起神学推敲。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二、处境化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处境化”  (contextualization)一词源于“处境”  (context),它有环顾、进入、适应等意思。道格拉斯·约翰·贺尔(Douglas John Hall)教授极具见解地说:  “从定义上讲,基督教神学本身是与处境相关的,因此,处境神学这个词是同义反复。”这就是说,神学思考不能脱离具体现实环境。没有一种神学是在不与时空相关的历史真空中产生。任何神学都不可避免地反映着它所产生的处境。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既然“任何神学思考都是处境化的思考。”那么我们为何还要强调处境化呢?事实上这样的强调是基于两个事实:首先这是对于把“传统神学”标准化倾向的一种反应。因为在中国有人总以为过去所接受的某些神学见解是“真正”的神学,而且是“放置四海而皆真”的。其次,强调处境化也是对有些人认为只有西方神学才是正统神学的一种反省。基督教在西方2000年的发展,给了我们大量神学遗产,神学著作汗牛充栋。承袭西方的神学思想,恐怕我们对周围许多现象无法作出合理的解释。当然,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学习别人长处也是理所当然。但要知道思想的嫁接远比其它事物移植来得困难。按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在中国处境中研究自己切身的神学课题,也许更是有的放矢。继承历史上的神学遗产而不拘泥于历史,借鉴西方神学而不照搬西方,这才是神学思想建设的正确方向。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处境化与本色化的不同在于,如果说本色化更多地关注神学与传统的结合,那么处境化则更着重于讨论神学与所处的现实社会环境的关系。中国基督教进行神学思想建设之时,既要吸取民族传统文化之精华,更要考虑如何回应现代中国所处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巨大变化。“处境化”的神学思考在于对其存在处境的体认、参与、调适和重构。“处境化”并非指基督教要在其政治、文化、或地域适应及融合中“化”掉其本真和失去自我,而是以基督教在世界的真实之存在及其社会见证来体现其普世性。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建设不是要改变基本信仰,而是在处境中反思自己的信仰,在人们具体的存在中聆听上帝的声音,使信仰在处境中有更好地表达。神学思想建设事实上是神学处境化的一种努力,它的路向必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首先,中国基督教神学思考必须面对人的生存环境,必须立足社会处境。人的特点是社会性存在,而宗教正是人的这一社会性的表现。人的信仰离不开其生活、经历和体验。中国基督徒的神学思考任何时候都无法摆脱其所处的社会场景,中国基督教不可不顾及其信仰见证的外部氛围。  “全神贯注神的道与集中力量思索世界的现实,绝不是两件背道而驰的事,不如说神的道含摄了世界现实,因此基督徒不必是一个‘永远陷于矛盾冲突的人’。他的现实性并不使他与基督分隔,而他的基督性也不使他与世界分开。事实上,由于他完全属于基督的缘故,所以他也同时站在世界的一边。”灵性与物质、教会与世界、信徒与世人、信心与行为、灵命与伦理、信仰与理性、善功与圣德、密契与服务、知识与生命、祈祷与受托、超世与入世、爱国与爱教、爱神与爱人、降服上帝与自我解放、历史的终极与现实的历史等神学范畴需要神学处理,使其平衡与并重。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其次,中国教会的神学思考必须正视其历史处境,承认其具有历史性和历史感。基督教既是启示性的宗教,也是历史性的宗教。  “启示”作为“历史”而需要进入历史处境。人是历史存在的主体,基督教是人的信仰在历史中的宗教表现,其生存、发展当然也就不能脱离其时空历史处境。中国教会在神学思考中不能忘记中华民族曾经经受的百年屈辱历史;不能否认福音传入中国时帝国主义曾经利用基督教的事实;不能忘记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基督教彻底摆脱帝国主义控制并实现“三自”,摘掉了“洋教”帽子,改变了中国广大人民对基督教的观感的事实;不能忽视新教在传入中国后在神学上的历史形态以及中国教会为坚定走三自道路而作出的神学解释。也注意到“文革”十年浩劫,中国基督教与整个民族虽然一同承受了痛苦的考验,但客观上却使曾经被视为“异体”的中国基督教融合于自己的祖国、民族与人民之中,这个“同受苦难”的经历成为“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的一个很好的神学注解。这二十多年来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基督教走上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而这正是中国教会进行神学思想建设必须正视的历史背景。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再次,中国基督教神学思考必须回应其政治处境。宗教的超越性并不意味着其与政治毫无关系。现代文明发展的重要标志是政教分离,但这种分离乃相对的,基督教的政治关联和参与不言而喻。这一点吴耀宗先生早就指出:如果我们的宗教“不求理解,不务实行……社会的形态、国家的问题、世界的趋向似乎都与我们漠不相关……这样麻木的宗教,终久必为全国人民所唾弃。”基督徒的社会存在是一种政治性存在,许多思想运动和精神思潮都是因某种政治因素所触动和诱发,这在现代世界尤为明显。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再者,中国基督教的神学思想建设必须认清其文化处境。基督教能改造文化,但文化同样也能造就基督教的经世形态。  “神学的工作需要反复进行,因为它的论述是受到文化制约的。所以当文化模式发生改变时,它也就需要新的诠释了。”“任何时候教会进入新的处境或新的时代时,文化若制约其向前发展,那么变革便在所难免”  (《文集》第119页》)。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及其体系构建既需要基督教在中国文化处境中的适应、认同和本色化,  “道成肉身需要马利亚作为母体,中国神学需要以中国文化为其母体”(《文集》第290页》);当然也需要中华民族以其思想文化积淀来对基督教加以体认、理解和创新。从某个角度讲,中国神学就是基督教信仰在与中国思想文化的融会贯通中找到“会合处”。在人们已经把对话视为“共在之智慧”的今天,这无疑是必然的走向。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另外,中国基督教神学思想建设必须反映教会信徒的思想感情。神学是教会在思考,神学也需要有听众。如果“处境化”的神学只为少数具有社会意识的“知识分子”所欣赏,而教会本身的信徒则视为陌生之异物,那总是不正常也是不应该的。中国神学思想建设不是为了迎合少数专业人员的胃口或者仅是为了赶上海外某种神学潮流,而是要反映中国教会怀抱里广大信徒灵性经验以及帮助他们在灵命和知识上的成长。因此,“中国神学工作者十分强烈地意识到自己对中国广大信徒负有教育和提高的责任……与中国信徒相认同,相交流,以他们的问题为自己的问题,以能帮助他们从原有水平不勉强地提高为喜乐,脱离信徒的惊人之言宁愿不说。”“只有当他们的经验和见解具有相当广泛的代表性和社会性的时候,他们的神学理论才会被人注意和接受。”中国教会进行神学思想之时,不会不考虑经过这50年,“我国基督教(原来)的‘普世派’更加福音化,‘福音派’更加普世化了,这两派已经越来越融化在—起,从而给中国基督教的一体带来前所未有的宽广幅度。”  (《文集》第225页》)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三、经验,神学思想建设重要资源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无论是什么人,在什么处境下,神学思考都至少必须涉及几个方面的基本资源。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首先,圣经是基督教的经典,也是“神学的灵魂”。基督教新教有以圣经为本的传统。中国教会的信徒也十分尊重圣经权威。这就决定了中国教会的神学探索所应侧重的首先是基于圣经的话而不是基于哲学。任何人想离开圣经来谈神学都是空洞乏力的,也是没有市场的。但爱慕圣经的人也必须在一个正确的圣经观和释经学原则指导下才能真正领会圣经“精意”。不然,两位同样认真的读经者可能会得出不同的结论。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其次,传统是历史的延续。教会传统不但蕴藏着极为丰富的神学资源,而且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纠正、规范和启发因解经歧义性所带来的困难。处境化神学不能简单地重复传统,但也不能完全抛开传统。处境乃是从历史角度来审视此刻的社会境况。如果神学不从传统进入处境以求在处境中听见神的话语,就有把自己束缚在周围的环境之中的危险。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最后,经验。神学思想发展史证明神学思考离不开思考主体的处境和经验。任何一个神学家的神学研究都不能脱离其所在的社会和时代,任何神学命题几乎无一例外地带有其时代烙印。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这种经验可以是个人主观内在的经验,也可以是教会群体的经验,即包括我们从社会文化政治等周遭而来的知识的总和。只有对经验作信仰领域的反思才可能产生神学思想。神学为诠释经验提供框架,而经验则为我们神学思想提供资源。神学思想建设是一项诠释活动,它要我们用圣灵在我们生活经验中所赋予我们的理解来领会圣经,反思传统,同时,它又让圣经和传统引导我们诠释自己的经验。这些诠释活动之间形成一种互动关系。互动性的诠释是神学思想建设的不二途径。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本文选自《金陵神学志》2004年第1期67m东营基督教会网站-黄河三角洲基督教信息网

编辑:admin
  牧师信箱 -  留言反馈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教堂地图 -  聚会安排 -  投稿本站 - 
地址: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栖霞路717号    邮编:257055    工信部备案:鲁ICP备12014493号